XX财富金融集团

新闻中心

快速通道FAST TRACK

尊龙 用现金一下效果好ag发财网/NEWS

西北寻煤后徐矿集团满血归来,子公司冲刺IPO欲募资40亿在内蒙建

2021-12-23 18:36

html模版西北寻煤后徐矿集团满血归来,子公司冲刺IPO欲募资40亿在内蒙建电厂

曾经因资源枯竭而濒临倒闭的徐矿集团,通过收购西北地区的煤矿满血复活,这些煤矿资产如今被装进子公司江苏徐矿能源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徐矿能源”)里,准备登陆A股市场。

近日,徐矿能源披露招股书,其拥有煤炭生产矿井6对,生产能力1730万吨/年,目前开采的煤矿资源分布于江苏地区(张双楼煤矿)、陕甘地区(郭家河煤业、百贯沟煤业、新安煤业)、新疆地区(天山矿业、夏阔坦矿业)。

不过上述部分煤矿尚需评估资源储量,后续要按照储量缴纳矿权价款,一笔大额开支在所难免。本次徐矿能源预计募集40亿元资金,其中30亿用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乌拉盖发电机组工程,另外10亿补充流动资金。

资源枯竭,西北寻煤

徐州的煤炭开采可以追溯到宋代,而从晚清和民国时期开始大规模工业化开采。从近代起,徐州煤矿就为中国近代化摇篮江苏提供能源动力,一度有“煤都”之称。解放后徐矿集团的前身徐州矿务局发展成一个拥有十万矿工的“大厂”。

但“煤都”资源渐渐青黄不接,在世纪之交时几乎陷入枯竭。根据徐州日报报道,2001年,贾汪区永久性关停了30个小煤矿,到2015年,徐州市区仅剩一座旗山矿,2016年旗山煤矿也宣布关闭。2020年,位于丰县的李堂煤矿关闭,退出产能45万吨/年,徐州仅剩生产煤矿5处,都在沛县境内。

徐矿集团无奈之下只好安置员工、转岗就业,同时也在寻找资源。

新世纪以来,徐矿集团跟随西部大开发的大流,在新疆、陕西、甘肃、山西等地不断寻找煤矿,收获颇丰。陕甘地区的矿井有郭家河煤业、百贯沟煤业、新安煤业,新疆地区有天山矿业、夏阔坦矿业,还在山西托管煤矿,负责矿井生产。

2014年徐矿集团用煤矿资产和部分子公司股权成立了徐矿能源。包括部分煤炭产业资产和持有的秦陇运销100%股权;徐矿集团全资子公司江苏能投持有的阿克苏热电100%股权、徐矿电厂65%股权;徐矿集团全资子公司陕西能化持有的百贯沟煤业100%股权、郭家河煤业60%股权、新安煤业100%股权。

一翻操作之后,徐矿能源成为一个煤炭储量接近10亿吨、煤炭年产量近1700万吨的大型煤企。于是,徐矿集团得以继续为用电大省江苏提供能源,并将之称为“蒙电送苏”、“陕电送苏”、“晋焦入苏”。

事实上,徐矿集团在设立徐矿能源之初就是以上市为目的的。2020年12月徐矿能源实施混改,以做好上市前的准备。徐矿集团将其持有的徐矿股份15.44%股份协议转让给交银投资等7户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。

徐矿能源在回复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作为徐矿集团优质资产的‘集合地’和资本融资的‘主平台’,公司明确了‘融资平台、投资平台、上市平台’三大定位,在徐州和南京接连举办了两场推介会,吸引了20余家江苏省内外国有企业、银行、专业服务机构参加。”

赊销增多,货币资金减少

转型之后,徐矿能源的营业收入达到百亿规模。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1-3月(下称“报告期内”)其营业收入分别为115.41亿元、112.75亿元、100.36亿元、25.31亿元。净利润分别为18.24亿元、22.6亿元、20.5亿元、2.98亿元。

靠着营业收入,徐矿能源渐渐积累起一定规模的现金,但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也不少。报告期各期末徐矿能源货币资金分别为67.93亿元、69.38亿元、48.2亿元、29.53亿元。对于今年3月底出现货币资金骤降近20亿元(相比于2020年年底)的现象,徐矿能源向记者表示,一个重要原因是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较多,以及经营性应付减少,另一个原因是公司在建矿井安全生产投入不断加大、收购子公司资金支出较大所致。

可见徐矿能源在年初时赊销较多,而其中包括较多关联方企业。

根据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1年3月底徐矿能源对徐矿集团哈密能源有限公司应收账款9279.21万元,对徐矿集团新疆赛尔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应收账款5022.78万元,对陕西长青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应收账款2562.12万元,还有其他关联方。加起来约2.26亿元。

招股书显示,近年来徐矿能源第一大供应商为其控股股东徐矿集团及其下属公司,采购金额占比长期在10%以上。徐矿能源回复记者称:“最近三年及一期,公司向徐矿集团及其下属公司进行的采购建设工程、劳务等服务,设备、材料及修理服务,运输服务,以及综合服务等。公司已在招股说明书中真实详尽地披露了相关交易,且交易符合公司实际生产经营需要,交易价格公允。”

业务扩张,资金缺口较大

徐矿能源的资产结构中,非流动资产占比约6成,流动资产占比约4成,但长期以来其流动资产并不十分充足。

报告期各期末,徐矿能源流动比率(流动资产/流动负债)分别为0.85、1.02、0.94、0.89,也就是说除了2019年以外,其流动资产都低于流动负债。从财务管理角度来看,这可能会导致流动性危机,偿债能力较弱。

但徐矿能源对此并不担心,其在回复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公司生产经营所需资金主要依靠自身盈利积累、银行借款、融资租赁借款,募集资金的渠道相对于同行业上市公司来说较少。本次募集资金到位后,公司的净资产将大幅提高,资本实力将明显增强,资产负债结构明显改善,偿债能力有效提高,进一步降低流动性风险。”

此次IPO徐矿能源计划募集40亿元资金,其中30亿元用于江苏能源乌拉盖2×1000MW高效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工程项目(下称“乌拉盖项目”),剩余1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

未来徐矿能源需要“花钱”的项目还有很多,其旗下部分大型煤矿尚未缴纳采矿价款,这是一笔不小的数额。比如陕西郭家河煤矿正在进行储量核实评审工作,尚需履行矿权评估、矿权出让协议签署、缴纳矿权价款等流程,徐矿能源称郭家河煤矿全部评估利用资源储量预计超过6,利来资源站356更入口.6亿吨,仅此一个煤矿未来可能需要缴纳近50亿元的采矿价款。

乌拉盖项目计划总投资额75.47亿元,本次募集的30亿还不够一半。不过,今年动力煤价格大涨给徐矿能源带来利好,将给其带来不错的现金流。徐矿能源的业务扩张和资金问题能否借本次IPO得到解决?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将持续关注。

责任编辑:张蓓 主编:张豫宁

相关的主题文章: